莆田婚外情调查:闺蜜竟然怀了老公的孩子

  去年“五一”,我打电话邀请水灵来徐州,电话那端水灵支支吾吾,欲言又止。长假过后,水灵打来电话,我责怪她放假不来徐州玩,水灵哭了。我不解,忙问她怎么回事,水灵说:“姐姐,我怀孕了。”我更吃惊了,因为我知道水灵还没有男朋友。水灵哽咽着说:“对不起,姐姐,我不能再欺骗你了,我怀的是杰的孩子,这是第四次了。医生说我不能再流产了,这次我得把孩子生下来。未婚先孕,在杭州我不能呆了,求求你让我到徐州把孩子生下来好吗?”水灵的话犹如晴天霹雳,刹那间天昏地暗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。水灵后面的话我没听到,我瘫坐在地上,傻傻地不知所措。抬头看看周围,座钟的钟摆在不停地摆动,咬咬自己的嘴唇,生生地疼,我知道我不是在做梦,水灵也不是在开玩笑。我浑身发抖,拨通了杰的电话,一句话还没说出口,我就大哭起来。
 
 凌晨,杰一路风尘从外地赶回来,抱起哭了一夜的我,心疼不已。我依偎在他怀里,他轻柔地如同讲述别人的故事一般,娓娓叙述着他和水灵的爱情故事。最后,杰动情地说:“水灵曾为我流过3个孩子,后来子宫出现过病变,这次怀孕是她最后一次做母亲的机会了,你做大姐的,包容一下,让她到徐州生下这个孩子吧……”说到这儿,杰泪水盈眶,我确信杰的泪水是真的,杰和水灵的事也是真的!我的心被抽空了,思维混乱了,我声嘶力竭地大哭大喊:“骗子,妖精,狐狸精,你们都给我滚!”我抓起扫把,向空中乱舞……
 
  他想要妻妾双全,我被逼进精神病院
 
  接下来的几天,我不吃不喝,也不说话,杰细致入微地看护着我,寸步不离。我的头不时地炸裂般疼痛,听见电话铃声就心惊肉跳。我不敢面对一切,把门窗关得紧紧的,把窗帘拉得严严的,不留一点缝隙,生怕水灵变成狐狸精钻进来。
 
  杰和水灵每天都在通话。一天,杰把手机贴在我的耳边,水灵的声音传来:“姐姐,我的好姐姐,求求你答应我去徐州好吗?我们一起生活、一起爱杰,我伺候您、孝敬您、照顾您一辈子。我还有几万元存款,全部都给您……”我不敢听下去了,一把把手机打落在地上。杰,这个我青梅竹马、两小无猜的爱人,他的气息已融入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我一直自信地以为他只属于我一个人,他只会爱我一个人,而现实却是他背叛了我,我一直以为盛如繁花的婚姻成了一地落寞。
 
  杰紧紧地拥着我,我觉得要窒息了,他轻轻地拍着我,如同哄一个将要入睡的婴儿。他说:“夏荷,我是爱你的,自始至终,不离不弃。我和水灵发生的感情,丝毫不影响我对你的爱;同样,我也深爱水灵,也放不下她。我有能力让你们俩都幸福,我希望你们共处一室、和睦相处,这是我最期待最向往的生活了,你成全我吧!”如当头一棒,我气得快要吐血,十几年相濡以沫,我怎么就没发现他还有如此野心,想要妻妾共处一室呢?我全身一阵痉挛,我崩溃了,我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悲切地哭诉:“杰,你为什么这样对我?我犯了什么错你这样惩罚我?求求你饶了我吧!”我磕头如捣蒜,不能自抑,像疯了一样,我的头磕出了血。杰打了急救电话,医生给我打了镇静针后离去。醒来后,我喜怒无常,不时出现幻听和幻觉,精神狂躁不安。不久,我开始在恍惚中烧家里的东西。六月中旬的一场大雷雨中,我吓得躲在床下不肯出来……后来,杰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。
 
 我妹妹是个中学老师,放暑假来徐州看我,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一切。这个事实她不能接受,却不得不面对。她不敢把我的事告诉老家的父母,因为在老家所有的亲戚朋友眼里,我们的婚姻是温馨幸福的,他们都认为杰是个优秀的好丈夫,我们郎才女貌、恩爱情深,早已成为家乡的美谈。以忠诚为原则,相守一生曾是我们的誓言,可现实却是杰不但花心,出了问题还恬不知耻地要和两个女人共同生活,是他害了我们两个苦命的女人。
 
  水灵得知我生病的消息后,7月初挺着大肚子从杭州来看望我。杰还算有点良心,他怕我再受刺激,只让水灵在窗外看了我一眼。水灵从进医院的大门起就泪流满面,看见我后已是泣不成声,杰把她安顿好就赶忙回到病房照顾我……
 
  夏荷的妹妹说,要是她姐姐不生病,自己能来倾诉该多好啊!在当今社会,杰可谓是春风得意、事业有成的男人,富足的经济条件,让他过上了优等的生活。有车有房,有相濡以沫的爱人,同时又有了年轻貌美的情人。的确,该有的他都有了,什么也不缺。但他有一样缺失,那就是道德的缺失!他缺失了正确的道德观、伦理观、人生观和价值观,而这恰是一个人最重要、最起码的品质。事实证明,一个人如果没有优秀的品德,即便是他有出众的能力,也创造不出幸福的生活。在此,我们祝愿夏荷早日康复,愿好人一生平安!
 

上一篇:私家调查:不孕女子的婚姻一路坎坷

下一篇:莆田私人调查:女子数次带孩子离家出走,最终离婚收场